纪念刘建封查勘长白山110周年纪事 今日聚焦-长白山站 晓吉 2697533
有思想 / 有温度 / 有品质
纪念刘建封查勘长白山110周年纪事 今日聚焦-长白山站 晓吉 2697533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长白山站 > 今日聚焦

走进百年记忆 传承历史文脉

纪念刘建封查勘长白山110周年纪事

2018-07-28 12:19 | 来源: 中国吉林网

  清光绪三十四年(公元1908年),刘建封时任长白山府帮办、奉天候补知县、奉吉勘界副委员一职,应长白府张凤台、临江县李廷玉之约,受钦差大臣、东三省总督徐世昌之命勘查奉吉界线,兼查松花、鸭绿、图们三江源流,踏查国界,写下了《长白山江冈志略》《白山纪咏》等,为长白山主要景观和天池周围十六峰科学命名,沿用至今。

  从1908年到2018年,百余年光景,倏忽而过。值此刘建封查勘长白山110周年之际,中国吉林网、吉刻APP记者辑录部分史料,再次展现当年刘建封查勘长白山的纪事,以此纪念刘建封踏查长白山的伟大壮举和历史功绩。

blob.png

  刘建封塑像

  刘建封又名刘大同(1865年~1952年),字桐阶,又字石荪;号芝叟道人,芝里老人,又号天池钓叟等,山东安丘(原属诸城县)人。辛亥革命时改名刘大同,此后以刘大同之名著称于世。清末贡生,奉天候补知县。1908年以领队的身份,奉命勘查奉天(今沈阳)、吉林两省界线兼查长白山三江(松花江、鸭绿江、图们江)之源 。他用了4个多月的时间,踏遍了长白山的山山水水,查清了长白山的江岗全貌和三江之源。在此次考察中,他不但为天池十六峰命名,写出了著名的《长白山江冈志略》《长白山设治兼勘分奉吉界线书》等著作,还拍摄了《长白山灵迹金影》,绘制了长白山江岗全图,因而被后人称为“全面科学考察长白山区第一人”。

  千年积雪万年松,

  直上人间第一峰。

  信是君身真有胆,

  梯云驾雾蹑蛟龙。

  这首诗是清末长白县设治委员张凤台赠刘建封查勘长白山做的一首绝句。一直把长白山视为“龙兴之地”、尊长白山为“长白山之神”的清王朝自十七世纪起就对长白山进行了几次查勘,然而最全面最详实的一次查勘就是百年前刘建封的全面踏查。

  广义上的长白山既是一座山峰,又是一座山脉,更是一片山地。长白山东起乌苏里一畔的完达山下,西抵黄海之滨的大连旅顺,绵延2000多公里,面积达30多万平方公里,有如东北的脊梁,横亘在祖国的东北边陲。长白山脉是长白山的腹地,位于吉林省东部与朝鲜交界,山地海拔多在800—1500米。

  长白山一名始见于《辽志》及《金史》。因地势险要,气候恶劣异常,进得山中的人寥寥无几,长期以来,人们对这座东北亚最神秘的大山所知甚少。长白山也是东北境内喷口最大的火山体,因火山喷发涌出的灰白色、淡黄色浮岩,加上山顶长年不融的积雪,使得这座山即使是在温暖的夏季,也呈现出白色的光芒,满语中就称这座山为“果勒敏珊延阿林”, 果勒敏意为“长”, 珊延意为“白”, 阿林就是山的意思。对满族人来说,长白山始终是他们心目中的一座神山。

  清康熙十六年(1677年),年轻的清圣祖康熙皇帝谕示:“长白山发祥重地,奇迹甚多,山灵宜加封号,永著祀典。”从此开始了对长白山实行二百多年的封禁,只许官府采珠、挖参、狩猎,不许蒙古人、汉人进入。此后,康熙十六年(公元1677年)四月十五日,爱新觉罗·玄烨命大臣觉罗武木讷一行四人前往长白山拜谒,嘱其“详视明白,以便行祀礼”,同年夏,武木讷等人登上长白山,据考证,武木讷此次拜谒并未真正见到长白山主峰,虽然武木讷也看到了一潭池水,长白山中的池水却不只一个。武木讷拜谒长白山后写给康熙皇帝的呈文中有关长白山天池一段是这样写的:“山顶有池,五峰围绕,临水而立,碧水澄清,波纹荡漾,池畔无草木。”由此可见,武木讷有道听途说之嫌。但不管怎样,这是有史以来最初记载探寻长白山的一段史料。自武木讷奉旨拜谒至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奉天巡抚唐绍仪委派李廷玉、付疆前往长白调查,绘制地图,清政府曾13次派人探测勘查长白山,但是每一次大张旗鼓的勘查,结果总是半途而废、无功而返。有的勘查大员一进林海就迷失方向;有的遇虎狼袭击,吓得魂飞魄散;更有的未至山顶,见到浓雾涌来,便以为是祖先神灵发怒,慌忙磕头跪拜、转身狼狈下山。“足不跻长白之巅,目不览江流之派”,一次次踏查均是浮光掠影,收效甚微,不能一窥这座圣山的全貌,以至于200多年过去了,长白山依然神秘莫测,像一个无法接近的精灵,隐藏在一片迷雾之中。

  公元1908年的5月,在当时被称为奉天的沈阳城内,东三省总督徐世昌委任四十三岁的候补知县刘建封为奉吉勘界委员,其职责就是厘清当时辽宁和吉林两省的地理分界,探查松花、鸭绿、图们三江之源。同年九月,东三省总督徐世昌和奉天巡抚唐绍仪联名奏请清政府在长白设府治,他们在奏折中写道:“临江县上负长白山,下界辑安,北连吉林,广袤八九百里,幅员辽阔,治理难周”,特别是“奉省东北边境辽阔,交涉日繁”,况且“此险要之区,守备空虚”,难固“边圄”。奏请